大洋新聞 時間: 2014-08-SD記憶卡11來源: 信息時報費舍爾(右二)和同事。 費舍爾在疫區的工作照。 美國醫生布蘭特利(右)在利比裡亞一家收治埃博拉病毒感染者的醫院參與援助時不幸染病。
  疫區日記(SD記憶卡節選)
  —抗癌食物—美國北卡州醫學院威廉·菲舍爾
  5月28日
  6月1日6月2日6月住商情趣用品3日6月4日
  我收到世界衛生組織和幾內亞政府的請求,明天就乘機前往該國的蓋凱杜省。這個位於幾內mSATA亞西南部的地區和鄰國塞拉利昂和利比裡亞接壤,也是埃博拉病毒集中爆發的地區。就在兩周前,大家都以為這次埃博拉疫情已經結束,只需要跟蹤觀察就可以了,但是現在,疫情卻在多地爆發,不過好在蓋凱杜省的情況並不算糟糕,因為那裡已經建好了隔離區。
  6月1日
  很抱歉這次的郵件遲到了——因為我現在身處灌木叢中的隔離區,而在這裡,水、電和網絡都非常短缺。而且我得快點寫,因為剛纔又來了五個新患者。我的工作是對患者護理提供臨床指導,我們工作時也會穿著個人防護裝備。這些裝備包括隔離服、橡膠手套和橡膠鞋,而在隔離服之外,還要套上一條防滲透的長大褂。此外,還要戴上能罩住嘴巴的面罩,以及護目鏡。要知道,這裡的氣溫高達30攝氏度。我一天的工作從早晨七點半開始,直到晚上九、十點我才能自己打車回到旅館,在一天流了八公升的汗液之後,沒有什麼比洗個澡更舒服的了。
  6月2日
  今天是個悲傷的日子。在30日收治的兩個病人中,其中一個已經死了。他是個只有27歲的年輕人,看起來很健壯,但是卻對病毒無能為力。我走進他的病房,他半裸著躺在地上,地上到處都是他嘔吐的血跡。我幫他回到床上,幫他擦身並換了乾凈衣服,在此之後他就死了。而他的妹妹就在隔壁病房,情況同樣不樂觀。這樣的情形真的讓人很沮喪。
  6月3日
  有悲傷,同樣有驚喜,喜的是有兩個患者的病情有所好轉。有一個年輕者甚至還開始幫我們鼓勵病房裡的其他患者多喝水,繼續治療不放棄。
  6月4日
  埃博拉如此可怕,除了人們死時的慘狀,還因為它會感染整個家庭,但是仍然有希望。有一個年紀大的男人,每次我走進他房間,他都會開始鍛煉,證明他確實好轉,我並不能為他做什麼,只能對他微笑。
  這裡的生活完全不能與發達國家的相比,但他們卻很善良,對我們也非常熱情。雖然我在這裡指導護理工作,但是我也打掃衛生,為他們洗澡、做飯、換輸液袋,我為我所做的這些感到自豪。
  6月7日
  不過,埃博拉極高的致死率也讓當地人對我們產生不信任。我們把他們的親人帶走,還給他們的卻是屍體,於是有謠言說我們帶來了埃博拉病毒。甚至有無國界醫生組織的醫生說,當他們穿著防護裝備進入村莊噴灑消毒藥物時,很多村民覺得他們在傳播病毒。破除謠言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患者治好,然後送他們回家。
  6月8日
  隨著我離開的日子臨近,我不由得產生一些愧疚感——愧疚於我不能做的更多。我更愧疚於,我可以離開,但是患者卻不可以,我們也沒有更先進的方法去拯救更多的人。當疫情得到控制,我們有更多的時間去反思,但現在,我們還有更多的病人需要幫助。
  秘密藥物“治愈”美國醫生
  自1976年首次發現埃博拉病毒以來,針對這種病毒感染的治療手段沒有太大改觀,有效藥物和疫苗遲遲沒有獲批上市,人們不禁要問,為什麼埃博拉病毒如此難對付,找到有效治療方法、制出疫苗真有那麼難嗎?
  染病美國醫生返國
  儘管這輪在幾內亞、利比裡亞和塞拉利昂出現的疫情是埃博拉病毒被髮現以來最大規模疫情暴發,但是直到近日才引起歐美媒體關註,而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在於不少民眾擔心埃博拉病毒在美國本土蔓延——幾天之前,在利比裡亞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美國醫生肯特·布蘭特利抵達亞特蘭大埃默里大學醫院,進入特殊隔離病房接受治療,這也是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患者首次進入美國。
  布蘭特利現年33歲,先前在利比裡亞一家收治埃博拉病毒感染者的醫院參與援助時不幸染病,他甚至打電話向妻子道別,但美國軍方隨後出動有傳染病防護設備的“灣流”噴氣機接布蘭特利回國。
  而在他回國之前,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就曾接到多封電子郵件和普通民眾打來的電話,質問他們把患者接回國內的做法。不過,傳染病防控專家回應質疑稱,接患者回國不會對美國公眾健康構成任何威脅。
  接受秘密藥物治療
  雖然目前尚無疫苗和藥物可治療埃博拉病毒,但是美國醫療機構對布蘭特利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治療如此有把握,在不少美國媒體看來,美國已經有可以抑制埃博拉病毒的藥物。
  果然,有美國媒體就報道稱,在布蘭特利從利比裡亞回國之前,美國曾把三瓶秘密藥物送到當地,用於治療布蘭特利及美國護士懷特博爾。布蘭特利接受這種零度以下儲存的藥物治療後一小時內,病情就迅速好轉,呼吸變得通暢、皮疹也逐漸消退,有醫生形容療效為“奇跡”。而布蘭特利2日返美時,還能自行下車步入醫院。
  同樣接受治療的懷特博爾,在接受第一劑藥物治療後並沒有改觀,但之後再次治療有了明顯好轉。他也乘坐設有隔離設施的專機離開利比裡亞,於5日返回美國治療。懷特博爾的兒子也透露,母親病情已經好轉,還可以吃流質食物,家人有信心她能康復。
  (下轉B05版)
  
  (原標題:曾被遺忘的埃博拉病毒)
創作者介紹

傳媒

mbtiaxihq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