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北京12月26日電 題:中東亂局2013:走到選擇的岔路口
  作者 劉旭 馬佳佳
  首位民選總統下臺和一場清場行動,使埃及陷入“民主樣本”坍塌的危機,而籠罩在敘利亞上空的化武疑雲,則讓這個身陷內戰泥潭的西亞國家一度面臨西方國家的武力威脅。2013年的中東,埃及和敘利亞無疑是焦點。
  亂局依舊
  2013年,埃及作為曾經的“中東民主樣本”,飽受質疑。6月30日,穆爾西執政一周年紀念日,埃及爆發大規模游行示威。7月3日,軍方以未能控制局面為由,宣佈解除穆爾西的總統職務。一個月後,埃及警方對開羅和吉薩的兩處穆爾西支持者營地實施清場,造成近千人喪生。12月,埃及修憲委員會完成新憲法草案,將由臨時總統向全體選民發出公投倡議。恢復生產,以民生髮展穩定政局,成為現階段埃及的當務之急。
  敘利亞則上演了一場化武危機的“懸疑劇”。8月21日,有報道稱敘政府軍當天使用裝有沙林毒氣的火箭彈對大馬士革郊區姑塔東區進行襲擊,造成上千人死亡。美國介入,要求授權對敘政府目標採取軍事行動,戰爭似乎一觸即發。9月,美俄達成框架協議,“禁化武組織”隨後通過全面銷毀敘化武詳細方案,給這場危機按下了“暫停鍵”。寄托多方期待的第二次敘利亞問題日內瓦會議也歷經多次波折,終於在今年底確定會期。
  同源異果
  雖然埃及和敘利亞的局勢大不相同,但回看兩國“履歷”,會發現很多相似軌跡。穆爾西的前任穆巴拉克和巴沙爾·阿薩德的父親哈菲茲·阿薩德皆出身行伍,屢立戰功。上臺之後採取強有力的統治手段,擁有至高權利。然而,兩國的權力中心在2011年初的中東“革命”中走向坍塌。
  但同樣的抗爭模式下,埃及開始了對民主道路的嘗試,迎來首位民選總統,而敘利亞則走向了內戰,這背後是中東地區地緣政治力量的博弈。埃及民眾走上街頭抗議穆巴拉克的統治,革命走向了對西方民主模式的嘗試。在敘利亞,從2011年初至今,已有超過10萬人死於內戰,其中多數為無辜平民,戰爭期間的經濟損失約為1000億美元。西方國家的頻繁干涉是地區持續動蕩的作用力之一,政治版圖“破碎化”的中東地區恐將成為地緣政治戰略的犧牲品。
  民主與和平的岔口
  如果說2012年的埃及,用一次“廣場革命”重新選擇道路,那麼2013年的埃及,則面臨“民主樣本”倒塌的質疑。民選總統的當選與下臺,或許意味著西方的街頭政治和票選制度未必適用,同時也帶來了中東國家如何走向民主的命題。
  至於敘利亞,如今依舊炮火連連,數百萬難民流離失所。
  根據計劃,敘利亞問題第二輪和談將於明年1月22日在日內瓦舉行,屆時,不僅敘利亞政府和反政府武裝將面臨艱難抉擇,美俄等大國也將開展新一輪博弈。由於大量宗教極端分子滲入敘利亞反對派,“自由軍”陣營愈加複雜,這使得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陷入矛盾境地:一方面堅決要求巴沙爾下臺,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憂慮反對派上臺後可能出現的問題。
  同埃及一樣,擺在敘利亞面前的也有兩條路:持續內戰會讓這個西亞古國陷入碎片化境地,若想政治解決爭端、建立聯合政府,則需要敘政府、反對派、國際社會等各方共同的努力。
  席卷阿拉伯世界的政治劇變已持續三年,但由此引起的動蕩仍“塵埃未定”。突尼斯、也門、利比亞等國已經“改朝換代”,埃及迎來的首位民選領袖身陷囹圄,敘利亞巴沙爾政權正面臨前所未有嚴峻考驗。變革必定伴隨波折和陣痛,加之外部各方利益的角力,中東地區未來的政治發展仍長路漫漫。(完)  (原標題:年終觀察:2013年中東亂局 走到選擇的岔路口)
創作者介紹

傳媒

mbtiaxihq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